快乐的小鸽子✨

是辣鸡文手。非常非常咕,慎关💦💦💦

《不归人》

“听说了吗,叶家那个出走了十年的大少爷回来了!这次据说是回来娶亲的!说是十里红妆,铺了足足十里有余的大红毯子,咱们这些平头百姓也能去讨点儿喜糖啦!”

叶府上,送亲的头队已是进了大门。叶修穿上大红喜服的模样自是极好看的,唇畔绽开一抹温柔的笑意,似是三月里头初开的桃花儿般好看。

轿子上头坐的姑娘自小就与他结了娃娃亲,是个好人家的姑娘,模样品性也都不错,但她绝非叶修心底那抹散不去的白月光。

叶修从来都是特立独行的那一个。

别人都在自家府里头安分守己的时候,他瞒着府里人独自远行;别人都在上学念书的时候,他习武练剑耍得好一派威风模样。

那时候的叶修呀,还是个鲜衣怒马的张狂少年,一头青黑发丝拿支木簮子绾得松松散散的,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风流意味。

可偏偏他遇上了苏沐秋,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在小巷子里畅快淋漓地打了一场,狠狠挫了一回叶修的锐气。

入夜后两个少年坐在一起喝酒,喝到酩酊大醉才肯罢休,那日苏沐秋不小心闯进了叶修的世界,就再也走不了了。

从那之后,叶修就和苏家兄妹住在了一块儿,成天跟着苏沐秋在街上寻活儿干,偶尔也会照顾照顾苏沐橙,日子平平淡淡地过。

不知不觉地,那个笑得温暖的好看少年,悄悄走进了他心里。

他们靠着各种比武的赏钱过活,也认识了不少朋友,那是叶修最快乐的日子,没有之一。

但生活总是那样不尽人意。

大约像苏沐秋这样几近完美的人,总是被老天爷所记恨的罢。

英才早逝。

获知他死讯的时候,叶修已是连泪都流不出来了,尚未脱去稚气的少年麻木地拍着怀中小姑娘的背,说着安慰的话语。

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肩上担负起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苏沐橙还需要他去照顾,失去了唯一的亲人,豆蔻年华的女孩子正是最敏感而脆弱的时候。

可叶修自己,也还只是个大孩子。

他总觉得在苏沐秋走了之后,自己的心脏缺了一块儿最柔软的地方。

在夜里辗转反侧阖不上眼的时候,在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的时候,在受了伤没钱医治的时候。

那个永远十八岁的少年,曾经是那间小屋子里头的不可或缺的顶梁,如今是那间小屋子里最大的哀伤。

那时候叶修开始学着笨手笨脚地为苏沐橙绾发,开始下厨烧饭做菜,他天生就不是做这些生活琐事的人,也从来都做不好。

后来叶修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苏沐橙开始默默的给他打下手,那个名字再也不被轻易提起。

只是他们的邻居经常抱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能听见隐隐的啜泣声,跟闹鬼了似的。

是啊,可不就是“闹鬼”了吗?

回忆转归现实。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

叶修没揭开姑娘的盖头,他坐在一旁,轻声说到:“我知道你已有了心悦之人,只不过和我一样,逃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罢了。”

姑娘身子一颤,低低说到:“果然瞒不过你。叶公子,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早提出来退婚。”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只是示意早就通知好的人过来把姑娘带走。

明儿个又会传出个大新闻啊,堂堂叶家竟然让新娘子逃了婚,这对于任何一个大家都是耻辱。

但叶修从来没那么在乎这些名头。

他只知道他的十里红妆终究还是没有送出去。因为他想要送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老天总是喜欢和人开玩笑。

后来有一年的夏天,叶修去为苏沐秋上坟,他坐在墓碑旁边,温柔地抚过上头几行简简单单的刻文,说:“沐秋,只要你还在,这十里红妆必然是许给你的。”

叶修一生战功无数。倾慕他的人也是数不胜数。他终生未婚。据传是为了等一个,不归人。

————————————————————————
这篇文章拖了一个学期了,终于吐出来了。其实是伞修伞无差。我就不要脸地两个tag都打啦。第一次在lof写全职,我是南陌安,请多多指教♡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