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小鸽子✨

是辣鸡文手。非常非常咕,慎关💦💦💦

【芋组】兄弟关系

【学院设】

我暗恋着一个人,他是我没有血缘关系的,最亲爱的,哥哥。
路德维希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样一句话。
真想写下去,可明天还得上课,迟到可不是自己的作风,他这样想到。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将日记本藏在书桌的隐秘抽屉里,熄灭了卧室的台灯。
他躺在床上,与基尔伯特的卧室只不过隔了一堵算不上厚的水泥墙。
顺带一提,那墙的隔音效果一点也不好。
路德维希被隔壁那位的梦话吵了一宿,以至于第二天醒过来料理早饭的时候眼睛底下都挂着重重的黑眼圈。
大概他天生注定是劳碌命。
基尔伯特打着哈欠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
“west,早上好啊!”他像往常一样自然地打着招呼,一屁股坐下来享受早餐。
然后呢?然后就到了学校。
今天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天。基尔伯特在自家一向不受女孩子狂热喜爱的乖巧弟弟抽屉里发现了一封情书。
那书信看起来粉嫩嫩的,还散发着一股子浓郁的女性香水味,看起来就是某些小姑娘怀春的手笔,可指不定也会是其他人的恶作剧。
基尔伯特突然就感叹起来,当初那么小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就长这么大还有姑娘给她送情书了呢。
路德维希倒是十分从容。他淡定地将那封疑似情书的东西丢进了垃圾桶。
基尔伯特甚至都来不及说什么,上课铃就已经响了,他只好怏怏坐下来。
但世人皆知的是,他天生就是闲不住的人,不一会儿就给坐在他旁边的路德维希写了张小纸条递过去。
纸条上头一行狂放的大字“west就真的一点不动心?”
路德维希想了想,没回。
基尔伯特气急败坏,心里甚至还想着下课怎么好好教育一下突然没那么听话的弟弟。
时间过得飞快。放学铃声敲响时,基尔伯特甚至还在发呆。
以前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边的小豆丁长大了,不习惯,非常的不习惯。
路德维希却不知道他如此纠结的原因,他一如往常地扯着自家老兄的手,将心不在焉的青年送回家里。
终究还是没忍得住,紧紧地拥抱了基尔伯特一下,而后异常主动地吻了吻他的脸颊。
对于严肃的德/意/志人来说,这已经算是非常逾矩的事情了。
路德维希憋红了脸,终于憋出一句话来,“我要出门了,告别吻,别想太多。”
基尔伯特便笑嘻嘻地挥手和他告别。
果然还是从前乖巧可爱的弟弟,基尔伯特这样想到。
他们的日子可还长着呢,有的是时间来培养感情,把心爱的人拐进锅里。

—————————————————————
emmmm久违的更新【?】一篇圆flag的点文,有ooc请轻喷。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