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小鸽子✨

是辣鸡文手。非常非常咕,慎关💦💦💦

【切上】两个傻子的恋爱日常

切岛同学有一个小秘密。

在无数次喘息着从旖旎的梦境里抽身后,切岛锐儿郎沉痛地发现,他每一次做这种奇奇怪怪的梦时,梦见的好像都是一个人。

即使看不清脸,但完全可以确认,那他妈绝对是个男人,看起来还不是一点眼熟。

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钢铁直的切岛同学,沉痛地发现,自己可能已经弯成了回形针。

对象极大可能是个傻子,个性使用过度之后看起来超绝白痴的傻子,整天像个皮卡丘似的“piu”来“piu”去的傻子。

嘛,虽说是个傻子,但笑起来还是蛮好看的,喜欢他似乎也不亏,切岛这样想到。

在绿谷出久成功勾搭走了爆豪胜己,濑吕范太成功找到女朋友之后,可怜兮兮地搭伴回宿舍的就只有切岛和上鸣了。

在第无数次撞见隔壁宿舍的爆豪和绿谷接吻后,差点儿被轰死的切岛学乖了,每天缩在上鸣的宿舍里直到离查寝时间不远才敢回去。

鬼知道为什么是缩在上鸣的宿舍里啊!

切岛一边看着屏幕里的皮卡丘蹦过来蹦过去,一边忧虑地想到。

一旁打游戏打得有点腻歪的上鸣把脑袋凑了过来,“想不到啊切岛你居然还喜欢这种东西,真是……”

他诡异地停顿了一下,而后飞速续道,“真是怀旧啊硬汉切岛同学,这可是很久之前的老游戏了。”

“啊?也不算怀旧吧,只是喜欢里面的一个小精灵而已。”切岛的脸诡异地红了红,靠...靠得太近了吧!!!

“哇哦,想不到你还喜欢这些,我还以为只有女孩子会喜欢小精灵呢,喜欢哪个啊?”上鸣似是毫不在意地将手搭在人肩上,就差把下巴给搭上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说喜欢皮卡丘会不会被他发现啊啊啊,但不说皮卡丘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啊,切岛心里的咆哮若是说出来绝对震耳欲聋。

最后的最后,他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说,“我喜欢皮卡丘。”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心理作用,他莫名觉得身上的手颤抖了一下。

出乎意料的是,上鸣语气十分正常地问,“为什么。”

这三个字狠狠砸在了切岛的脑子里,他下意识回答,“因为他笑起来很好看……啊不是!因为他放电的时候特别可爱……噢不对!真是的,可恶,怎么说不出来……”

他懊恼地挠了挠头,那口标志性的鲨鱼牙差一点儿就把自己的嘴唇给咬出血来,刚想编些什么笑话胡混过去,却被一句话尽数堵了回去。

“你在说我吗?笨蛋。作为英雄应该观察敏锐一点喔,烈怒赖雄斗。”

他知道了,切岛一切解释的话到唇边打了个转儿又溜回去,他也不知道,切岛憋红了脸什么都说不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我知道。”上鸣电气如是说。

他说他知道,这一认知恍若晴天霹雳狠狠劈在切岛头上,他甚至怀疑上鸣是对自己使用了个性,否则这种奇奇怪怪的感觉是什么鬼啊?!

用切岛式直男语描述一下,就像是在过电。

上鸣呼吸间喷吐的热气撩过他耳后细小的绒毛,他们甚至还维持着原本那个姿势一成不变。

切岛僵硬地低着头,上鸣的手从他背后绕过来,亲昵地揽着他的肩,一切都很直,一切都很好兄弟。

哦好吧并不是这样,切岛悲哀地发现,他起了点尴尬的小反应。

“你喜欢我。”紧接着的是上鸣这句威力相当于一百三十万伏特的话语,他微笑着续到,“而我也恰好喜欢你。”

上鸣同学有一个小秘密。

他喜欢上了他的同班同学,很可能是个钢铁直男的,切岛锐儿郎。

注意到他大概是因为觉得他的个性很酷,不像自己开头酷完结尾傻的个性,可惜人有点傻里傻气的,把男子汉挂在嘴边一点都不像个酷哥。

在USJ事件过后,上鸣的想法是这样的,他怕是个傻子,战斗只知道硬刚,虽然考试吊车尾的我也说不上有多聪明。

他又想起了那个晚上,好吧,这有点儿像烂俗电视剧里头的老套路,那时候切岛整个儿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哼哼唧唧的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哦不对,傻子是不能被称呼为可爱的,因为庆贺搬迁宿舍喝醉了酒的傻子更是不能被称呼为可爱的,更何况他沉得要死,拖都拖不动。

“上鸣……”,那时候切岛傻里傻气地露出个笑容,贴在他耳边小声说,“喜…喜欢,我喜欢你……”

声音断断续续地,他听不大真切,却是被这话的内容惊了一惊,全班公认的钢铁直男切岛同学,贴在他上鸣电气的耳朵旁边,对他告白了。

尽管第二天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切岛大概是喝断片儿了,以为自己在做梦,看起来除了有点儿头疼之外没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日历翻过了一页,这一天也和平日里的每一天一样,平平淡淡地揭了过去。

训练还是要做,课还是要上,考试也还是要考。

只不过平时没有注意过的小细节被挖掘出来了,比如说切岛在和他对视太久后耳根子会发红,比如切岛最近开始玩精灵宝可梦,还对皮卡丘一见钟情,再比如说……

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值得拿来举例子了,上鸣这样想。

切岛同学,在他算不上刻意的拙劣撩拨下,硬/了。虽说他是随时随地,想怎么硬就怎么硬,但在当下暧昧的氛围里,怎么看怎么奇怪。

他正发着愣,切岛倒是回话了,“真是……藏着掖着这么久,还是被你发现了,好吧,我是喜欢你,我切岛锐儿郎是喜欢你上鸣电气,考虑和我发展一下其他关系吗?上鸣同学。”

最后四个字的语气被刻意拉得很长,尾音低低的,淹没在盛夏的阳光里,而上鸣电气,淹没在切岛难得严肃的眼睛里。

他悲哀地发现,自己那点儿尬撩的小伎俩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切岛占去了所有的主动权。

紧接着天旋地转,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瞬,上鸣听不见窗子外的叽喳鸟语,看不见树木青翠的枝桠摇碎了阳光,他只能听见切岛近在耳边的呼吸声,看见上方切岛那双深红色的眼睛望着自己,里头蕴满了少年人的一腔热血与情深。

他没由来地慌了,为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感到刺激与慌张。

出乎意料却又不出意料的是 一个轻轻浅浅的吻落在他唇上,切岛紧紧抱住了他,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在他耳边嘟囔着,“让我抱一会儿,马上就好了,上鸣,让我抱一会儿。”

上鸣没有挣扎。

因为切岛像是个和大人讨糖吃的孩子,小心翼翼又坚定无比地说出自己小小的心愿,因为得到了糖果而小小的欣喜雀跃,眼睛里都能冒出星星。

怎么看都教人欢喜。

和切岛确定关系好像也不亏,喜欢一个人,连他笑时都会跟着一起欢喜,切岛那样喜欢笑,欢喜的日子还长着呢,上鸣这样想到。

—————————————————————————————

呜呜呜终于写完了,这篇已经拖了好几天了咕咕咕。

没错我从aph跳到全职再跳到漫威现在跳到了小英雄……。并决定在小英雄定居了!

我永远喜欢上鸣电气!

我永远喜欢咕咕咕!

今天也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呢,阿陌。

评论(5)

热度(86)